三星和华为,到底谁是亚洲科技公司的王者?

2022-07-04 17:19:01   阅读:140 次  点赞:44 次  鄙视:4 次  收藏:0 次  由 campingchina.cc 收集整理
分享到:
关闭
听新闻 - 三星和华为,到底谁是亚洲科技公司的王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原标题:三星和华为,到底谁是亚洲科技公司的王者?

上个月,三星第二代掌门人李健熙去世,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再次引起了全球科技界对于这家韩国科技巨头的讨论。

▲李健熙

一段三星的创业史,就是一部亚洲科技业的屌丝逆袭史,过去几十年,三星的快速崛起极大地改变了全球科技版图,同时也为大量后发新兴科技国家,提供了许多可以借鉴的成功思路。

三星是韩国排名第一的科技企业,其最大子公司三星电子也被认为是亚洲首屈一指的科技公司。衡量一个国家的科技创新实力,全面对比其领先的科技公司实力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

如果非要为三星在中国找一家对标的科技企业,那无疑非华为莫属了。那么,到了2020年,中韩两国最顶尖的科技企业,到底还有多少差距?

我们认为,目前从销售额、利润、专利数、品牌知名度等指标全面对比,即使按照保守估计,华为距离三星至少还有3-5年的差距,在某些关键指标上双方甚至还有10年以上的差距等待弥补。

在当下日趋复杂的大环境下,三星和华为的未来十年很可能走向完全不同的两条道路。三星背靠美国技术和全球市场,而华为则背靠庞大的中国市场及中国日趋强大的综合国力,同时享有中国巨大的工程师红利。

那么,华为将在多久可能追赶上三星呢?请看星海情报局的分析。

展开全文

三星摊上事了

李健熙的离世,给三星带来了两个问题,一是遗产税问题,二是掌舵人问题。

韩国的遗产税排在世界前列,超过30亿韩元的部分,需要缴纳50%的赠与税,再加上各种附加税,总税率超过60%。李健熙持有的三星股票市值约18万亿韩元,遗产税则超过了10万亿韩元。

换算成人民币就是要缴纳高达600亿元以上的遗产税,这也是韩国迄今为止最高的遗产税。

600亿税款对于一个企业意味着什么?相当于华为2019年全年的利润。因此,为了减少高额的遗产税,继承李健熙衣钵的李在镕,可谓是想尽了一切办法,还曾因向青瓦台行贿而入狱。

▲李在镕因向朴槿惠闺蜜行贿被捕

为了避税,继承人李在镕极有可能对三星进行重组。

三星的权利更迭,有着“六亲不认”的血统,如果把李健熙的接班历程拍成韩剧,100集绝对不够,而且剧情不注水、无尿点。若李健熙的三个子女之间因业务问题发生纠纷,这部韩剧可以再续50集。

为了应对舆论及安抚股东,李在镕曾向媒体表示,不会让其子女接班,这意味着李家在经过三代之后,无法再继续把持整个三星集团了。

“三星帝国”开始摇晃了。

对于世界,三星的动荡,就代表着韩国的不稳定;三星打个喷嚏,全球的电子产业就会感冒。

“三星帝国”的营收最高时占到了韩国 GDP 的20%,其最大子公司三星电子的纯利润,曾一度超过韩国所有上市公司的一半,比华为、小米、OV、联想等中国终端厂商的利润之和的两倍还要多。

可以肯定的是,三星会出现短期的动荡,这种动荡并不会影响其霸主地位,但会给华为提供良机,去进一步缩小两者之间的差距。

三星能从一个地方企业,成长为国际巨头,掌舵人李健熙可谓是居功至伟。从影响力看,李健熙对于三星,不亚于任正非对于华为,乔布斯对于苹果。

每一个成功的跨国巨头都有自己独特的成长路径,归结起来,其共性相当明显,天时地利人和,善于捕捉和利用发展契机。也正应了那句话,“破产的企业千奇百怪,优秀的企业似曾相识。”

我们先从这两个企业的成长历程入手,探究其内在基因的异同。

相似的崛起之路

1974年,32岁的李健熙很郁闷。

这一年,他向父亲李秉喆建议进军半导体产业的提案被拒绝。李秉喆认为,这个小儿子的想法太大胆了。在美国接受过先进商科教育的李健熙则认为,父亲的想法太保守,若此时不搞半导体,将会错失良机。

其实,这也不能怪李秉喆保守。因为当时韩国根本没有搞半导体的条件。

一方面,当时的半导体技术被美国和日本垄断,李秉喆虽然意识到这个行业将会给三星乃至韩国带来巨大改变。但它对资本、技术要求太高,以贸易起家的三星领导层仍然保持着当初稳扎稳打的作风,对李健熙投了反对票。

另一方面,韩国的底子实在是太弱了。二战之后,南韩又经历了多年的战火肆虐,才与北朝鲜以三八线分而治之。

缺乏资源的韩国经济一贫如洗,1960年,人均GDP只有北朝鲜的三分之一。直到1974年,三星也只是建立了冰箱、空调、洗衣机等白电生产线而已。核心电子器件,基本靠进口。

▲朝鲜战争中的韩国少女

此外,根据著名的“摩尔定律”: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

三星管理层认为,与美日的这种巨大差距,会导致产品投产即落后市场,到时候大量的资金都会打水漂。

但是,李健熙笃定,韩国这种资源匮乏的小国,只有发展附加值高的尖端产业才有出路。他在说服父亲之后,不顾管理层劝告,入股了当时已经濒临破产的Hankook半导体公司,为后来的三星电子奠定基础。

自助者天助。

1982年,韩国政府终于意识到了半导体的重要性,对半导体产业进行大量资金补助及政策优惠,全力支持半导体国产替代

当时,美日正在打经济战,美国为了扶植韩国打压日本,向韩国廉价转让技术,并开放市场,三星由此进入了美国市场,这是三星抓住的第一次国际机会。

李氏父子超前的战略眼光;韩国政府的全力支持;利好的国际环境,让三星的半导体产业艰难度过了萌芽期。

1987年,三星半导体产业终于扭亏为盈,勒紧的裤腰带得以松一松。可是三星集团的创始人李秉喆却在这一年因病去世。李健熙随即接班出任三星会长,三星也由此进入李健熙时代。

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成为三星掌舵人后,李健熙认为三星不能再靠贸易赚取微薄的利润,要脱掉“地摊货”的外衣。于是他在三星发起了一场“除了妻儿,一切都要变”的改革,向高科技进军。

李健熙改革的第一步是向一切先进学习,去美国学习,去欧洲学习。

1993年,注定是三星的命运转折点,李健熙带领100多名高管到洛杉矶、东京、法兰克福等地召开了大规模的“马拉松”会议,宣讲自己的“新经营”改革。

在产品质量方面,李健熙也学起海尔张瑞敏砸冰箱的壮举。1994年,李健熙带领公司高管及三星电子所有员工,用大锤将价值5000万美元的手机砸成碎片,然后用大火焚烧。

▲张瑞敏砸冰箱

这场大火,燃起了员工的斗志,也将品质至上的理念重新灌入公司,成为三星追求高品质的转折点。

除此之外,李健熙的“新经营计划”,规定将三星每年销售额的7%用于技术研发和产品设计,并启动“人才引进计划”。

在《三星新经营》一书中,李健熙这样写道:“一个天才能够养活数百万人,而创造力是企业成功的最重要助推器,因此我们需要不惜代价雇佣最好的人才。”

李健熙的改革成效显著,走出了后来我们称之为“贸工技”的路线,但是好景不长,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韩国经济遭受重创。韩国在索罗斯等金融投机家的围攻下,韩元飞快贬值,韩国政府几乎破产,于是向美国求救。

▲金融投机家索罗斯

作为救市的条件,美国要求韩国开放市场,于是韩国大量企业被华尔街众狼吞食,三星55%的股权被美国企业掌控。只要是威胁到美国的霸主地位,美国就不会坐视不管,先是日本,再是韩国,现在是我们。

1998年华尔街资本的入驻,帮助三星度过了经济危机,这是三星抓住的第二次国际机会。

重生后的三星,将全部精力用在了高科技领域。三星狠起来连自己都杀,“自杀式”的价格战把日本和美国的半导体产业熬垮了,在面板领域采用“反周期投资”的策略,不计亏损,又把日本赶出了面板行业。

2000年以后,中国因为对日本心存芥蒂,对韩国电子产业开放市场。随后十几年,三星的产品在中国遍地开花。这是三星抓住的第三次国际机会。

2002年,三星销售额占世界第一的产品比率高达24.5%之多,并在这一年市值超过了日本索尼,完成了对日本最卓越公司的超越。

2017年,三星终结了英特尔25年的霸主地位,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并且几乎控制着全球手机产业链命脉。手机三大件CPU、存储器和液晶面板,后两项它是全球第一,芯片代工则是全球第四。

“铁打的三星,流水的总统”。在韩国,流传着一种说法:一个韩国人一生离不开三件事,即死亡、税收和三星。

在李健熙1993年奔赴美国、欧洲学习先进经验的前一年,比他小两岁的任正非去美国“参观”了。为什么说是参观,因为这是任正非第一次去美国,呆了十几天之后,资本主义头号强国的先进性,让任正非发出了“触目惊心”的感叹。

在“赶英超美”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任正非,第一次有了深深的无力感,觉得美国有太多需要学习的东西。

1997年,华为成立的第十年,任正非认为10周岁的华为到了“叛逆期”,必须要改革才能走得更远。此时,华为取得了营收41亿元人民币的佳绩,员工数量也超过了5600人,但是研发和市场却严重脱节。

这种脱节导致市场部门在不了解研发能力的情况下,就答应客户需求。致使做出来的产品经常需要反复修改才能满足客户,公司的产品版本号一度多达1000多个,管理混乱,效率极低。

此时,任正非想起了美国,他决定去 “取经”,一去就是2个多月。从美国回来之后,任正非在《华为人报》上发表了《我们向美国人民学习什么》的文章,详细介绍了美国之行带给他的震撼、感悟与思考。

接下来的3个月里,任正非开始为改革准备,并在题为《不做昙花一现的英雄》的讲话中这样说道:

“有人问我,我们到底到什么时候才能松口气?我说只有到棺材钉上时才能松口气。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贯彻永恒的是管理改进。”

1998年8月,任正非召集了公司100多位高管,召开管理会议,宣布华为与IBM合作的IT策略与规划项目正式启动,内容包括华为未来3-5年向世界级企业转型所需开展的IPD(集成产品开发)、ISC(集成供应链)、IT系统重整、财务系统等8个管理项目的改革。

▲IBM专家与华为员工一起

开启了华为的“二次创业”。

当时,IBM派出了70多位专家到华为公司现场指导工作,华为为了给专家营造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特意装修并购置新的办公家具,一切务必做到让顾问来到华为,感觉仍然在IBM。

费用方面,这次为期5年的管理改革,IBM找华为要了20亿人民币。这么大一笔钱,任正非连还价都没有,一口就答应了。有同事来建议他还价时,他反问道:“你砍了价,能对项目的风险负责吗?”可见任正非改革的决心。

落后别人,交高额学费,不丢人。

从此,任正非带领华为一直学习西方最先进、最卓越的东西,包括竞争对手。诸如后来的美世咨询的“经营管理团队(EMT)系统”、普华永道的财务体系、埃森哲的销售体系……。

不如你,学会你,超过你。这是华为今天如此被发达国家忌惮的原因之一,优秀的管理理念,加上中华民族的勤劳与智慧竟能爆发出如此惊人的战力,这是我们的自豪,也是美国没有想到的。

熟悉华为历史的人就会发现,华为的跨国之路跟三星是如此相似:

1.掌舵人的前瞻改革。李健熙向美国学习,向欧洲学习,为了发展“高、精、尖”产业进行自我革命;任正非也向美国学习,向欧洲学习,全面学习美国 IBM公司的管理模式,也是一种自我革命,形成华为独特的“狼性文化”。

2.对人才的极端重视。李健熙启动了人才引进计划,高薪挖人。不仅从台积电挖来了元老梁孟松,还曾打过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注意。任正非为了留住人才,甚至借高利贷给工程师发高薪,近年来更是开启“天才少年计划”。

3.对研发的大量投入。李健熙要求三星的研发投入不低于营收的7%,华为的研发投入常年超过营收的10%,甚至比公司的纯利润还要高。这方面,上市企业的三星电子与非上市企业的华为话语权不一样。

二者的成长方式又有明显区别。三星主要采取“攀高枝”的方式配套产业领军企业,通过自杀式行为,熬死同行,获取竞争优势,形成垄断地位,最终实现超越,是一种高端产业合作创新跨越的形式

因为我们的底子太差,华为采取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策略,从产业低端进入,选择竞争程度低的边缘市场突破,然后通过不懈的技术创新逐步向上攀登,最终成为世界级企业。

熟读四卷《毛选》的任正非对这种策略运用极其熟练。

20世纪80年代,中国电信设备市场几乎完全被跨国公司瓜分,1987年成立的华为只是香港企业的模拟交换机代理商,志存高远的华为把代理所获得的微薄利润投入到小型交换机的研发上,选择从农村市场拓展到城市市场的战略。

华为的低价策略和优质服务,迅速从跨国公司手中抢到了70%的国内市场份额。1995年,华为启动了开拓国际市场的艰苦旅程,从非洲和亚洲第三世界国家开始,最终成为全球第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

某种程度上,华为就是一个“拓荒者”。

专利及研发:势均力敌

2016年5月25日华为状告三星专利侵权,这是中国企业第一次向手机巨头,通过法律手段诉求专利权。

其实,华为与三星的专利冲突早在2011年就开始了,双方的谈判很不融洽。国际巨头三星电子看不上后起之秀华为,而华为势要在三星电子擅长的领域击败它。最后只有对簿公堂这一条道路,从2016年开始,双方先后在全球发起诉讼共达40余件。

华为分别在美国的加州法院和中国的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对三星提起诉讼,在中国指控三星未经许可,使用其4G蜂窝通信技术、操作系统以及用户界面软件等专利;在美国,指控三星未经授权,使用其UMTS和LTE专利标准技术,涉嫌侵犯华为11项专利。

▲美国诉讼中涉及的专利信息

2019年5月14日,华为与三星专利侵权纠纷系列案在广东调解结案。经诉讼调解,华为与三星达成全球和解,达成框架性的《专利许可协议》。

从2011年开始,华为与三星长达9年的专利纠纷终于告一段落。这个结果说明,华为在通信方面的专利已经处于世界顶级水平。

华为能与三星电子在其擅长的专利方面势均力敌,离不开双方始终坚持高研发的投入战略。

▲华为与三星研发投入与专利申请量对此

研发投入方面,华为从2009 年19 亿美元增长至2018年144.6亿美元,三星电子从 2009 年 68.7 亿美元增长至2018年的 173.4 亿美元。2019年华为研发投入为200.31美元,三星电子为165亿美元,华为已经实现反超。

2019年之前,三星电子研发投入始终高于华为,主要因为三星电子业务多,研发投入覆盖的产业更广。

国际专利申请方面,华为领先。华为从 2009 年 1847 件增至 2018 年 5405件,三星电子从 2009 年 596 件增至1997件。华为在 2014 年、2015 年、2017年与 2018 年 PCT 申请数位列全球第一,三星电子最好排名成绩为 2015 年第四名。

2019年之前,华为在研发资金少于三星的情况下,PCT 专利申请量却始终高于三星电子,表明华为的研发投入效率更高。

上文中我们提到,任正非要求华为每年的研发投入要占到营收的10%以上,2019年甚至占到全年营收的 15.3%,比当年的纯利润还高一大截。三星电子的研发经费一直保持在营收的7%左右。

以 5G 通信技术研发为例,2009 年至今,华为对 5G 研发资金投入共计超过20 亿美金,比欧美主要竞争对手投入的总和还多,这也是华为5G领先全球的重要原因之一。

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于2020年5月发布的全球5G专利数据报告显示,华为总数为3147排第一,三星电子总数为2795排名第二。

▲华为5G专利族数量

虽然在欧洲专利局、美国专利局以及PCT国际专利体系这三个领域中,三星电子申请专利族数为2633,超过了华为的2342。但这并不证明三星电子5G水平超过了华为,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华为在这3个欧美的专利注册局申请的专利略少而已。

全球的5G专利占比,华为占14.61%,领先于三星电子的12.98%。

研发及专利是衡量一个企业创新能力最重要的标准之一,所幸华为已经赶上了三星电子。

营收及利润:三星电子吊打华为

营收与利润,华为却被三星电子吊打。我们以2019年为例,根据2019年财报,三星电子营收1.37万亿人民币,净利润为1647亿元,利润率为12.02%。华为营收为8588亿元,净利润为627亿元,利润率为7.30%,三个方面都与三星电子有差距,其中利润比三星电子少了近1000亿人民币。

因为中国市场的萎缩,三星电子在2019年的营收和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超过50%。但是仍然保持着12.02%的高利润率,相比之下,华为只有7.3%,小米为5.58%,联想就不提了。要知道,A股上市公司的整体利润率为7.7%。

在手机出货量方面,2019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4.86亿台,同比下滑1%。

其中,三星电子销量2.965亿台,位居第一,占据全球20%市场份额;华为2.385亿台,市场份额为16%,位居第二;苹果销量1.962亿台,排名第三,小米和OPPO分别以1.245亿台及1.198亿台的销量排在第四和第五。

虽然出货量前十名中,中国企业包揽了七名,但是利润大头都被苹果和三星电子拿走,其中缘由,心知肚明。

▲2019年全球手机出货量

再看看2020年的最新数据,根据Canalys的统计,2020年第三季度全球手机出货量,三星和华为仍位居第一和第二,其中小米表现亮眼,超过苹果,成为全球第三,这也是雷军在去年小米9 Pro发布会上的期望。

华为一方面受美国制裁,另一方面新机Mate系列十月份才发布,导致第三季度销量下滑明显。跟华为类似,在疫情的影响下,苹果新机iPhone12系列也是推迟到了今年10月份发布。

根据2020年最新的第三季度财报,华为营收为2173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173.84亿,利润率为8%。三星电子营收为3962.70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553.92亿元,利润率达13.97%。利润是华为的3.19倍。

三星电子今年第三季度的销售额刷新了2017年创下的单季最高纪录,同比增长8%。净利润也是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的最高值,同比增长达48.88%。

如此好的成绩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华为受到美国的制裁,营收与利润增长变缓;第二,中国与印度边界纠纷导致关系紧张,印度发起了抵制中国货的抗议运动(这事儿我们曾经没少干),三星电子借此机会,在印度收割市场,出货量同比增加了38%

中国与印度的关系,始终影响中国手机厂商在印度的投资和布局。

虽然营收和利润,三星电子远远超过华为,但是近十年的走势图显示,华为保持着快速并稳定的增长速度;反观三星电子,十年间出现了四年严重下滑。按照这一趋势,华为5年内营收赶上三星电子并不难。

▲华为近10年营收及利润走势(单位美元)

▲三星电子近10年营收及利润

走势(单位美元)

影响力及规模:华为落后三星电子

一个企业的影响力跟企业品牌建设有关,也跟企业资产规模相关。

三星电子与华为都严格区分高端市场与低端市场,两种市场分别采用不同的子品牌或者代号。二者都偏爱高端市场,推出高质量行业旗舰产品,提高品牌溢价,再通过创新服务,在客户心中留下“高端”的“烙印”。

2020年,三星电子世界五百强排名第19;华为排名第49,明显落后于三星电子。

但是,近五年来,三星电子从世界五百强的13名,降到了19名,呈现下降态势;华为从第228名增长到第49名,可谓是飞速发展,呈上升态势。

三星电子在全世界有员工数量309630人,华为有194000人;资产规模方面,截止到2019年,三星电子为3049.075亿美金,华为是1243.163亿美金,三星电子是华为的两倍多。

需要说明的是,三星电子在半导体领域的制造设备比较多,并且都是重资产,华为终端还是以供应商代工为主,总资产方面,华为略显吃亏。

2019年,华为的194000名员工从事研究与开发的人员约96000人,约占公司总人数的49%。据公开资料显示,三星电子研发人员约占公司总人数的30%。

总结

我们从发展历程、专利水平、研发投入、营收及利润、影响力等方面,对华为与三星电子进行对比剖析之后发现,虽然在体量上,华为与三星电子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华为的研发投入及研发能力都已经赶上三星电子。

近十年来,华为一直处于快速增长状态,三星电子则是遇到几次低谷。这种趋势证明,华为再用五年的时间完全可以赶上三星电子。

韩国仅有5400万人口,国内市场有限,三星电子在丢掉全球第一手机市场(中国)后,为了保证营收增长,势必会大大增加欧美的存量市场及东南亚的增量市场的拓展压力。

三星电子领先的地方在于其核心的液晶面板及半导体产业,华为的芯片设计,手机系统研发领域已经缩小了与三星电子的差距,在华为核心的通信设备及5G研发方面已经赶上甚至超过了三星电子。

要知道,十几年前诺基亚还称霸全球手机市场,五年前三星电子还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霸主。

当前,三星依然是华为学习的榜样和追赶的目标。“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五年之后,再看分晓。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44 鄙视一下(4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相关文章

play
next
close
X

Copyright © 2021-2022 精致露营网Jingzhiluying.com -中国精致露营资源整合分享平台 商务合作联系153-5599-0481(同微信)
露营,精致露营,露营网,露营中国,露营中国网,精致露营网,去露营,露营之家,露营旅游,glamping,户外露营,露营网站,户外网站,露营资讯,房车,露营论坛,户外露营展,luying,jingzhiluying,campingchina,户外,户外装备,露营装备,精致露营装备,精致露营攻略,精致露营地,露营地,精致露营信息,露营必备,露营物品,精致露营火了,露营图片,露营的精美图片,露营背景图片,露营壁纸,夜晚的帐篷图片,露营野餐图片,精致露营图片,户外露营的照片,露营基地效果图,精致露营文案,精致露营季,露营的朋友圈文案

京ICP备09102084号 XML地图 Tags标签 APP客户端下载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